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治工作 > 律师工作
律师工作
福建律师杨生鑫服务高海拨地区“上了瘾”
发布时间: 2019-10-21 10:40      来源: 法制日报
【字号:
打印

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韩萍 徐鹏

脸黑、个不高、中等偏瘦身材。如果把杨生鑫放到茫茫人海中,立马变成路人甲,很难被一眼认出。

然而,就是他,在50多岁的年纪,作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:到西部去,当志愿律师。2017年7月,杨生鑫离开做了26年律师的家乡福建省三明市,只身来到2500多公里外的四川省木里县。

有过高原不适、语言不通,也经历过因为吃辣拉了半个月肚子,但杨生鑫硬是挺了过来。一年下来,他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,于是第二次、第三次报名参加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。如今,他已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服务一年三个月。

“母亲从小教育我要多做好事,我一直铭记在心。做律师后,看到很多人因为请不起律师输掉官司,我很痛心,这些都坚定了我做志愿律师的决心,这正是一名律师初心和使命的体现吧。”杨生鑫近日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再不去就来不及了

2017年年初,杨生鑫看到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招募公告时,心里一阵痒痒。彼时,他53岁,有着不错的收入,在福建省三明市安安稳稳做了26年律师。

志愿律师的苦杨生鑫早有耳闻。先不说收入断崖式下降,光是边远贫穷、高原不适、语言不通、饮食差异这些环境和生活上的难处,就让人吃不消。更何况,还要远离家乡和亲人。

然而,母亲“人要多做点好事,积善行德”的谆谆教诲,杨生鑫始终未忘。26年的工作经历,更让他深刻认识到律师的重要性:一些案件的当事人,因为请不起律师,导致本来对自己有利的官司输了,以致发生债台高筑、家庭离散、子女失学等悲剧。

“为了公平正义,律师有责任帮助困难群体,让他们实现公平正义。”令杨生鑫欣慰的是,他的这一想法得到家人的大力支持,坚定了他去做志愿律师的决心。

“而且,以我的年龄,如果再不去,就来不及了。”为了不给人生留有遗憾,杨生鑫毫不犹豫地报了名。

得知服务地点是四川省木里县时,杨生鑫在网上搜索了一下,得知这是个小县城,海拔2300多米,只有一条主街,人口不多。

从三明市到木里县,开车距离是2522公里。就是这段路程,杨生鑫花了3天时间,先是坐动车到成都,再做普通列车到西昌,最后坐客车到木里县。

“这里海拔高,我从沿海过来,还是有些感觉的,入睡难、醒得早。”杨生鑫坦言,刚来的半个月,因为顿顿吃辣,天天拉肚子,都虚脱了,好在慢慢缓了过来。

高质量办理法援案

展示在记者面前的是杨生鑫写的两大本每月工作小结,一本是在木里县的,一本是在海南州的。

“一方面做好法律援助工作,这是主业;另一方面,围绕中心服务大局,配合县司法局走访贫困户,开展法治扶贫。”杨生鑫说,除他之外,木里县只有1名当地律师,群众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很大。

从杨生鑫的工作小结可以看出木里县对律师的渴求:到岗第二天我就接受指派,对一起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、非法储存爆炸物罪案的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。最终法院采纳我的建议,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。

到岗后的一个多月里,杨生鑫接待法律咨询30件50人次,接受指派为3件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进行辩护,代书5份。

宣传法律援助制度,参加服务地州级法律援助培训,办理法律援助案件……在2017年9月的工作小结中,记者看到,杨生鑫的法律援助工作已经走上正轨。他写到:我不会因为办理法律援助案件是无偿的就降低办案质量要求,而是始终将每一起案件质量视同自己的名誉和荣誉,毫不含糊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杨生鑫办理的法律援助案件越来越多,但办案质量从未下降。“每当看到当事人打赢了官司,维护了自身权益,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,感觉到自己活得很有意义。”杨生鑫说。

就这样,一年下来,杨生鑫做志愿律师“上了瘾”。于是他又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2018年度的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。

这次,他来到海拔更高的青海省海南州,工作地点是海南州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。

虽然艰苦但很快乐

有了第一年的工作经历,在海南州,他适应得很快。

身处青藏高原,尽管身体没有太大反应,不过这里的干燥让他有些受不了。“经常是早上醒来后发现鼻子里有血块。”杨生鑫说。

“在法律援助上,这里跟木里县有什么区别?”记者问。

“海南州虽然有20多名律师,但地域广、人口多,还是不够用,所以很需要律师。从案件上来说,涉及农民工讨薪的多些,婚姻家庭类的也不少。”杨生鑫说。

在一起离婚财产纠纷法律援助案件中,入赘的男方和女方因为草场补偿款争执不下,闹到法院。一审判决男女双方及两个子女平等享有补偿款,女方不服提起上诉并在二审中申请法律援助,杨生鑫接受指派成为她的援助律师。

“双方结婚前,女方家的草场承包经营权证在其母亲名下,母亲去世时双方已经结婚,经营权证便登记为男方、女方及两个子女享有。”杨生鑫说,他还是发现了问题,入赘前,男方已经在所在的村子分得了草场,入赘后也没有退回,按照国家规定,其不能在女方村里再分草场了。

最终,二审法院采纳了杨生鑫的意见,进行了改判。

除了做好法律援助案件,杨生鑫还积极从事法律咨询、法治宣传、民事调解等工作。在一起村民集体与矿产公司的机械租赁纠纷中,因为国家政策调整,矿产公司的矿地被划入保护区禁止采矿,但租赁合同未到期,双方因为支付租金及返还挖掘机等事宜发生争执,事情拖了一年未能解决。杨生鑫接受指派后,多次做双方的工作,磨破了嘴皮,最终通过释法明理,说服双方达成协议,避免了纠纷升级和群体性事件的发生。

“我很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,这份工作虽然艰苦,但我很快乐,凭借法律知识帮助一位又一位群众维护自身权益,我感到很光荣、很自豪。”两年多的工作经历让杨生鑫感慨万千。

对于下一步工作,杨生鑫说:“只要有需要,我想一直为高海拔地区服务。”

责任编辑: 朱剑
百灵百人牛牛经典版